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游戏频道 >> 出版动态

在数字化游戏冲击下,实体游戏还有空间吗?

2018年05月29日 02:32  来源:游戏陀螺  作者:
分享到:

  现在还能留下来的,都是爱好者。

  在现今到处都充满着数字化的互联网世界中,我们越来越难看到一些实体的东西。以往的书信被邮件短消息取代;很多实体乐器也被逐渐被电子乐器所代替;就连指南针都可以数字化。而游戏存在的形式,也渐渐从原本的模样,慢慢往数字化发展。

  CEO入职3个月闪电离职:实体游戏不被市场和投资商看好

  如今在世界范围内,数字版游戏在市场上以超出我们想象的速度在被玩家们所接受,而这一现象,带来的直接结果,则是实体游戏行业的尴尬处境。

  以业内领先的电子游戏实体零售商GameStop为例,伴随着对游戏实体零售行业的唱衰,以及主机PC游戏本身增速放缓,GameStop的营收和股价一样,开始了跌跌不休的命运。2017年游戏软件销售下降15%、游戏硬件销售下降28%。今年来GameStop更是宣布计划关闭上百家门店的消息更是雪上加霜。

  前几日,GameStop突然宣布首席执行官Mauler辞职,仅仅上任3个月。Mauler已经在GameStop工作了16年,他的突然离职让很多人感到惊讶,但这个决定没有得到多少解释。而Mauler也不会获得任何遣散费或离职福利。

  GameStop前CEO Mauler

  虽然在今年以来,GameStop在的销售数据好转,部分原因是任天堂Switch的强劲销售。但看起来Mauler的辞职一事,让投资者对支持公司发展将会更加谨慎。GameStop股价在过去一年中一直保持稳定的下降,并且在Mauler离职的消息公布之后,再次出现小幅下滑。

  国内部分城市情况:全深圳不超过12家实体电玩店

  国外大环境如此,那么反过来看回咱们国内,又是怎样的一道景象呢?我们采访了深圳为数不多的几家游戏实体电玩店,反馈的结果基本都不太乐观。

  “这个市场很残酷的,这几年下来,有项目的都去找新的项目了,谁会守着这个呢?我们真的是属于老玩家出身,是对这个东西热爱的一些人,才会说不舍得去放掉这一块,我们也不是说纯粹拿这一块去赚很多的钱,我们其实挺理解这个市场。现在实体电玩并不是给电商打,是被手机游戏打死了”。

  某游戏实体店

  可以说,现在还在这个市场上坚持下来的已经为数不多,以深圳做了最久的龙马电玩来说,从开店到现在,已经接近20年的时间,笔者还是学生时期时,就经历过在龙马电玩排队买游戏的经历,而在当时,龙马电玩也在其他分店开展了一些如《实况足球》的游戏比赛活动,笔者有幸参加过,参加的玩家人数也比较多,虽然没有具体统计过总共多少人,但比赛从早上一直到当天的晚上才决出冠军,对于一场才10分钟的比赛来说,通过总时长下来,也大致能判断出人肯定不会少。

  反观现在,以往的这种状况基本不复存在,根据笔者实地观察,如今的实体游戏电玩店,偶尔会有一些客人过来询价购买,或是过来试玩新游戏,但实体店的受众数量已经大不如前。

  深圳12家实体电玩店,万商电脑城里就占了7家

  “现在深圳仅存的,基本上都集中在万商,外面的基本上全部都关完了,可以这么讲,整个深圳来说,现在不会超过12家,我数都可以数都过来”。

  对于留下来的人来说,实际上重心已经不在这上面,本身已经有其他的主要业务了,而实体游戏店更像是一个副业,不指望从中能捞多少钱,但还是希望能有个店面在。比如在万商电脑城里,笔者了解到,某一经营多年的电玩店老板,现在的主要经营业务,是在深圳的大鹏新区运营旅游民宿。

  面对一些不可控因素,他们在被迫转型和在夹缝中生存

  纵使环境很残酷,但是总有人会选择坚持。只不过在坚持的基础上,需要转型,不能永远走过去的老路。以往的游戏实体店,利润点主要来自于是部分实体游戏的销售,游戏周边配件及游戏硬件维修为主,当然这是在电商时代来临之前。而现在,更多的是依赖于老顾客的留存,还有一些游戏硬件的破解。店家以会员制的形式留住大部分的老顾客,定时举办一些会员活动等,久而久之形成了一个这个小众组织内的圈子文化,商家在这个基础上根究会员的需求,顺便再做一些和游戏硬件同质化的电子产品。

  顺便也会按照顾客的需求卖点别的东西

  “我们会去找一些产品来做,比如说一些比较新的电子产品,因为老玩家他在玩游戏的过程当中,其实也需要一些比较新潮的电子产品,我们就会去拿过来。比如说蓝牙的音响,小型投影仪等等。你要说完全靠电玩去做,传统电玩的那种纯靠卖机器的模式已经很难生存了,因为现在游戏硬件的利润很少”。

  包括iPhone,但不是主营产品

  在采访中,几位店家也透露过他们现在的成本状况,租金倒是出乎笔者意料的低,万商电脑城里的几家游戏实体店面,一个月大概就在一万多一点这样的价位。这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在2012年左右,笔者一位从事手机销售的潮汕朋友在华强北自己租下了一块只有一平米的档位,当时的价格是在6k~7k之间,具体视位置而定;而现在在万商电脑城内,一间30平米的线下电玩店,一个月的租金不过1万多一点。当然,这个跟华强北路段近年来修地铁多少有着一些关系。但即使这样,相对于现在的市场来说,实体店的成本还是偏高。所以在万商电脑城内,很多店铺的租金都在不断下降,包括今年也一直有在下降。

  以往华强北的“一平米”手机档位

  “我们是两间店合成一间的,租金一万左右,但是现在华强北为什么出现那么多的空铺,这其中有许多的原因,就目前来讲,华强北已经不是昔日的华强北了,你对比一下以前和现在的人流量就知道,成本是一方面,现在没有人流量去撑的话,很多店其实是很难生存的”。

  修地铁前的华强北人流

  修建完成后华强北的人流

  “目前如果我们不往体验型的方向去转变,就很难生存了,先别说赚到多少钱,起码站得住脚再说,更别说像以前那样可以开连锁店之类的。所以还是得有一些体验型的东西,到现场去做,虽然现在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很难找到这样的产品去符合玩家口味,因为大家也都很懒得出街了,不过如果能够跟线下电竞相结合,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体验型的场所。另外有一些VR体验型现场的东西,也应该可以引进到电玩店里面来,因为这些都属于电玩范畴内,不一定局限于那种传统电玩产品去”。

  一些店家老板也表示,在未来,线下实体电玩店,它会由以往的玩家文化聚集地,慢慢发展成一个小型、快速消费式的会员店,类似7-11这样的便利店经营模式,营业面积不会很大,游戏很齐全、机子也很齐全,跟着市场变化快速地去变动,新产品快速到货,价格更新也会比较快,更适合现在的玩家市场。

  而要做到这一点,粉丝会员制的拉拢和口碑传播就显得极为重要,但是像这种实体店,如果通过网络传播又有点无从下手。玩家在网络上看到的,只有店面图片和存货而已,玩家不会在照片中体验到其产品品质,也不会体验到上面所说的“短频快”的服务节奏,这种软实力是没办法通过图片、文字的描述东西去体现出来的,所以口碑相传变得尤为重要。

  “我们现在很多顾客,人高马大的,走过来就叫你叔叔,他会说他很小的时候就在我们这边玩游戏机,现在留学毕业了回来,看到店还在这里,他会觉得很亲切。其实很多人以前念书时就过来买东西,等到现在参加工作了,也会和同学一起过来逛,还有一些带着小孩来也有”。

  “现在手游的市场固然厉害,不过它更多是利用平时的碎片时间去玩。那么总会有另外一些人,他会想要好好地利用两到三个小时去深度地去探索一个游戏,那么他身边或者他的下一代的人也会被培养出来,我是这么想的,还是会有一些人喜欢这一类型的游戏,而且往往这一类玩家的消费能力会高一些,他们会愿意为还没体验过的游戏付费”。

  现在的难,主要难在哪里?

  “咱们中国的电玩店其实很吃亏的,你看国外的电玩店,它毛利基本上能保持30%左右,而且不会说是乱开价格,也不会说一个渠道有货,就整个网络都有货。在国内,只要一个渠道商有货,整个渠道市场都有货。比如我们,我们还是索尼公司有授权的,我们拿了索尼的二级代理,但是这个货照样满大街都有,一个新的限定版出来,卖3900,满大街的人在卖3930,赚30块钱,30块钱是多少个点?一个点不到。要是在国外,哪个实体店愿意去签这样的产品?国内实体店现在最多能做到15%的毛利率,就已经了不起了”。

  在国内,这种拥有官方正规推出的同质化的产品,线下渠道卖多或卖少几十块钱,其实都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商家并不能提供给玩家更多的保障,这倒也不是商家不愿意,而是官方确实也没有提供什么特殊的支持给到他们,所以这一点对于国内的实体店电玩商家来讲,都是极其不公平的,而且,对于国行游戏来说,目前的销售情况,很大程度上还是限制在游戏上。

  “那边没有什么给我们提供保修措施,保修是属于我们的成本,而不是厂家那边的成本。其实现在整个形势,所以我觉得我们中国的电玩商家是很苦逼的,这个游戏市场对中国商家不是太友好,但是没有办法,因为以前一直都没有明确地确定哪些可以销售,哪些不可以销售,再加上中国对游戏的限制还挺大的,大家也都是明着暗里地这么去做,所以就有很多货进来,对这一块也没有一个规范的管理”。

  实体版游戏和数字版游戏之间的博弈

  在前几天,索尼宣布计划在3月前在欧美地区停产PSV实体卡带。尽管此后游戏厂商们仍可以在索尼的数字平台上发售PSV游戏,但此举也意味着,PSV的实体游戏时代可能正走向终结。消息一出,有人欢喜有人悲。对于厂商来说,也许会一定程度上降低游戏发行的成本,但是对于一些热衷于收藏实体游戏卡带的玩家和一些实体游戏店来说,则是一个不太让人高兴的消息,特别是后者。

  在笔者看来,实体游戏虽然在游戏发行的中后期,价格上会处于一个相对劣势的位置,但相比起什么闻不到摸不着的数字版来说,它还是有着自己独特的优点,那就是把主动权从厂商那,变成回到玩家这。

  曾经,我们能够买到的内容都是看得见摸得到的实体物品,从过去的书籍,乐器,DVD,游戏等。抛开多年后的收藏价值不说,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物品,我们可以在书本上随意勾画,签名,标记,或送人,或进行二次售卖,甚至高兴的话你拿去撕毁都可以,而如果你要做到这些,是要建立在你对这个物品拥有的“所有权”上面。而我们平时在网络上购买的数字化内容,看似好像是属于我们的,但实际上说难听一点,这家厂商如果哪天关闭了服务器,或者直接关门不做了,那我们之前付过款购买的内容,都会全部打水漂,从这一点去想的话,我们貌似最多只是拥有了这样东西的“使用权”而已。这个时候,我们和我们的付费游戏便不是意识里的“从属关系”,因为对于这个商品的主动权,不在我们手里,而是在厂商的手里。

  当然,在这里也没有任何贬低数字版游戏的意思,只是拿两者的优缺点去客观对比而已,至于如何选择,还是看玩家自己更喜欢哪种模式,比如以数字版来说,价格上的优势就已经可以吸引到很大一批玩家。

  在这里说个小插曲:

  上个月,日本有一家名字叫做“Games MAYA(ゲームズマーヤ)”的游戏店宣布结业了,然后大半个日本游戏圈的人都来为其送别。

  实际上,Games MAYA并不是什么大型的游戏连锁店,它只是一家像华强北里那些普通的个体小店而已,店主是一名经营了这家店35年的妈妈桑。但就是这么一个小店,在4月8日结业当天,却有日本大半个游戏圈的人,以自己的方式为其“送别”。

  Games MAYA门面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的结业,并不是因为市场环境或经营不善所致,而是因为这位店主的身体已无法支撑她继续工作下去。早在去年,医生就建议她关闭游戏店,在家修养,所以才在上个月,选择结束这35年的实体游戏店的经营。

  添田武人在华强北龙马电玩

  早前,索尼游戏中国区负责人添田武人也亲自走访过华强北内的一些电玩实体店,并对这种线下游戏实体店发表过自己的意见:“其实线下卖实体游戏成本是很高的,但我们仍要开实体店,因为实体店的主要存在意义并不是卖游戏,它更多的是为玩家提供一个线下交流的场所平台”。

  游戏实体店实际上更多注重的是人们之间的“交流”,而笔者认为这也是游戏本身像传达出来的东西,把游戏的乐趣进行分享,从而让乐趣最大化;其次是时刻提醒玩家意识到虚拟世界与现实的区别,正如Kojima在致Games MAYA结业的心中提到:“因为对SNS、互联网的依存,人们与世界、亲人、兄弟、朋友、师友、同僚、地域社会隔离了,孤立了。我认为现在的日本就是这样”。而游戏实体店便是一个可以给大家提供更多接触的文化平台。Games MAYA如此,华强北里的那些电玩店也是如此。我想,这便是游戏实体店所存在的意义。


(责编:潘新光)

游戏指南

DNF人气角色赛丽亚突破...

  在DNF十周年即将到来之际,游戏中人气角色赛丽亚化身女主播。将在6月14日突破次元连麦人气主播旭旭...[详细]

百度《度宇宙》再度跳...

  由百度自己研发的综合性区块链游戏《度宇宙》原本预计在6月13日当天上线,但是在6月13日当天却宣布...[详细]

《王国之心3》总监发愁...

  在最新一期Fami通中,《王国之心3》的总监野村哲也表示,他正在发愁游戏的内容太多,光盘的容量不足...[详细]